慧爱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总裁大人你不配 > 第305章 你抓疼我了!

抵达后,秦有渝从电梯里出现,保持着几步距离,紧跟在她的身后。

她细细观察着她的身形,一路跟着她走至门口。

女人站定,侧头吩咐了一下泊车员,似乎是在让人把她的车子开过来,在等待车子的时候,她拨了一下头发,摘了一下墨镜。

秦有渝拿出手机,迅速地闪到她的后侧方,对着她的侧脸快速地拍了几张照。

而后,她将照片放大,对比了一下轮廓。

她果然没有认错,这个女人确实就是周优雅,而她之前猜测嫌疑人的时候,她也是在她的名单上的。

周优雅喜欢唐至,厌恶她,也曾各种找她麻烦,若是说她会联合钟馨儿设置她坠崖的事情,也是合情合理的!

只是……就是太合情合理了。

若是她不了解周优雅,她也许就定案了,偏偏她十分了解她,周优雅就是个嚣张跋扈的千金姐,仗着家世作威作福,但……她没什么脑子!

当然,不排除她是装出来的傻白甜,实际上心机深沉。

可她若真的那么聪明,也不至于从跟在唐至的身后跑,也无法让唐至高看她一眼。

她还是倾向于,周优雅没有那个脑子筹谋策划这一切!

而且……这场引出背后人计划,似乎进行得过于顺利了,顺利得让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!

秦有渝拧着眉心想了又想,忽地眼神一凛。

糟糕了,她似乎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!

周优雅没准就是个烟雾弹,真正的背后人,没准还在房间里!

秦有渝抓起对讲机,冲着那边“喂”了几声,等哥回应之后,她急忙道:“你还在楼上吧?”

“没有,我准备下楼了!”

“快回去,盯紧房间门,还会有人出来的!”

哥:“什么?”

“别问!快回去!”

秦有渝也当即转身,朝着电梯那边跑。

来到电梯口,两部电梯都在使用中,她犹豫着要不要跑楼梯上去的时候,对讲机里面传来了哥的声音。

“秦姐,你猜对了,我刚回到楼上,就看到里面又走出来两个女人,全部都是带着口罩墨镜的,看不清楚五官!”

果然!

她唯一没想到的是,背后人谨慎成这样,已经有了周优雅这个烟雾弹,居然还多带了一个女人来。

秦有渝知道,她大概也是有些打草惊蛇了,这次不确定背后人的真面目,下次想要再抓到就真的很难了!

不管如何,她一定要知道她的庐山真面目!

秦有渝沉住气,问:“快点拍张照给我!”

哥很快传了照片过来,再补了一句,“她们已经乘坐电梯下去了!

“好。”

秦有渝左右看了看,看到正前方有半人高的花瓶,她快步走过去,稍稍矮下身体,借此遮掩住自己,目光紧紧地凝视着电梯口。

约莫过了一两分钟,两部电梯同时叮地一声,门开启了。

走出来的人有些多,有男有女,齐齐涌出来,朝着大门口走去。

秦有渝根据哥传过来的照片,锁定了其中一个黑色套装,戴着口罩墨镜的女人。

眼看着她即将走出去,秦有渝无法放弃这个机会,她大步追过去,准确无误地从后扣住了她的手腕,将她往回一揪。

与此同时,她的另外一只手,也干脆利索地摘下她脸上的墨镜。

顿时,四目相对。

秦有渝黑眸望着眼前这张并不陌生的脸庞,瞳孔微微紧缩了下,心底的寒意止不住地上升。

竟是……苏欣月。

她不是没有猜测过苏欣月,但对比起沈女士和周优雅,她的嫌疑没有那么大,她与她之间,也没有什么交集,基本上扯不上任何关系。

只能说,这个女人,藏得是真的深。

她所做的每一步都会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,躲在背后,借着别人的手,帮她做事。

周优雅,钟馨儿,都是她的棋子。

如果不是她多了一个心眼,她也要被她蒙蔽过去!

苏欣月被秦有渝摘下墨镜的那一刻,她眸底像是掠过一丝慌乱,但转瞬即逝,她扬起一贯的笑脸,启唇,“秦姐?真巧啊,又在这里见到了。”

停顿了一下,她斜了一眼被秦有渝攥着的手腕,诧异道:“不知道,秦姐有什么事呢?”

她的情绪转变,秦有渝都看在眼里,几秒之间内能镇定自若,难怪她能够搞出那么多事情,而丝毫不露出马脚。

她可比圈内一些明星,会演多了。

秦有渝勾了勾唇角,直截了当地道:“我坠崖的事情不是意外,是有人故意谋杀,现在舆论都指向馨儿,馨儿不愿意承担她没有做过的事情,她已经和我坦白,是有人指使她做的,而这个人……”

她也特意停顿了一下,抬眸,直勾勾地盯着苏欣月,一字一顿,“是你!”

苏欣月唇角的笑容微僵了僵,“秦姐,我和钟姐并不认识,我能体会你想要查清楚事情的心情,但这种罪名,不能乱说。”

“你说你不认识馨儿?今天也是馨儿告诉我,她会约你见面,让我跟过来看看,证明确实是你指使她的,她也愿意出来指证你,你说我是乱说,那你和我去警察局,再找上馨儿,我们一起去对质一下,不就清楚了吗?”

秦有渝有条不紊地说着,语气格外笃定,丝毫看不出她是在唬人。

苏欣月的脸色,顿时有些挂不住了。

她自诩也是能够轻易看穿别人心里想什么的人,可此时,她竟无法分辨出秦有渝到底是说真的还是说假的。

难不成,真的是她和钟馨儿设的局?

秦有渝的手越发地攥紧了苏欣月的手,“走啊。”

苏欣月眸底的慌乱之色再次显露,正思索着怎么应对的时候,忽地看到了什么,她垂了一下眼帘。

下一秒,她抬眸,眼神变得楚楚可怜,连同开口的嗓音都透着一丝低哑,“秦姐,我都说了不是我,你抓疼我了!”

她的手猛地一抽,从秦有渝的手中强行抽走,她下意识地要去抓,却被横过来的一只大手攥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