慧爱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花千言 > 第三百三十一章 眷属之终始

摆在皇宫中的宴席,时间结束得较早。日往西偏了七分的时候,宾客便都带着欢悦归去了。同在那时候回去的,还有里亲王一家子以及相约着往里亲王府去的一众人。

那一众人都是谁呢?他们是以云岳仙人,同他家另外两位徒儿为首的一众亲朋密友。宴席明明在皇宫里已经用过了的,这会儿在烛灯照耀下,重新摆置在里亲王府中的同样喜悦的宴席,又是为何呀?

若是,云岳仙人他听闻这样的话语的话,他会抚着他的长白胡子,笑得开怀地回应:“哈,哈。皇宫里的酒,大伙喝得太文雅了。”

“今天,是我家大徒儿的喜日,众人不一醉方休怎成呢?”

“何管家,请替老道去喊阿越大徒儿过来,陪为师同他的好友们一道,畅饮一顿。”云岳仙人看着宴席摆置得差不多的时候,他便对那位带笑地走过来的里亲王管家笑说着。

“好的,云岳仙人。”闻言时,何管家往自家王爷看了一眼,他接收到一样的带笑着的示意之后,便愉悦地应答,并转身往明越院走去了。

片刻后,何管家便来到了这处略显安静的挂满了喜悦红色物件的院子。“燕越王,云岳仙人同王爷请你去赴宴。”

话落的时候,屋里便响起了一道回应声:“有劳何管家了,我随后就过去。”

听闻回应,何管家应了一句,他便转身往宴席屋子慢慢地踱步回去了。因为呀,他知晓,已经有燕越王妃的那位曾经的小王子,他此刻少不得要同自己的妻子情意浓浓地道别几句。

屋内,喜庆的红烛燃亮着,黄中带红的火苗时而欢悦地跳动一下。

“阿寂,我去去就回,你等我。”床榻上,两位身穿红色喜服如仙般的人儿相互偎依地坐在床沿边。

只见,两人分不清那张更好看的脸儿,侧相贴着。同色的墨黑的云鬓,也如交融着的水一样,很和谐地彼此相缠着。

院子外,何管家的声音响起的时候,寂雪融是睁开了那她那双,沾染了半分酒气的好看的双眸的。

因而,宫越的话语扑面响起的时候,她便含笑地回视,并应答道:“好,宫兄先去吧。”

于是,宫越往那张漂亮的容颜深深地看了一眼后,他便愉悦地起身,再对自己心中的人儿,这位已经是他妻子的人,道别了一句之后,他才往屋外抬步。

“宫兄,可需……”寂雪融看着宫越走了好几步,差不多走到屋子的中央时,她半带犹豫地问道着。

听闻,宫越带笑地转身,又抬步往依旧在床榻边缘,此前是站起身的那位人儿,走回着。

“阿寂,需什么?”饶是知道,妻子寂雪融那句还没出完的话语,所表意的是什么,宫越还是不由自主地笑问着。

而寂雪融,她浅眨了两下眼眸,在视线碰触上宫越那道红色的衣领时,她轻声地继续道:“听闻,云岳仙人千杯不醉,宫兄……可需……先用几颗解酒丸?”

“阿寂是担心,我会被师傅他们灌醉吗?”随着宫越说话的那些如淡青竹般好闻的气息,如数地扑往寂雪融的鼻端。

本来,听闻的时候寂雪融是不由自主地想轻点一些头的。不过,像想到了什么一样,她那个点头的动作便没有出来。

而后,她抬眸往宫越那双清澈的笑意不止的眼眸时,她便浅含笑地出口回说道:“嗯,我不担心。想来,以宫兄之力,应付那些个酒杯,是轻易易举的。”

“谢谢阿寂的肯定,为夫必定不醉而归的。”宫越轻拥了一下寂雪融入怀,便在她的耳边浅带笑地接话着。

“嗯……宫兄,你……快些过去吧。”寂雪融边回应,边轻拉了一下宫越环住自己的那只修长的手。

宴席上,烛灯透过喜庆的红色灯罩子,向屋里洒出许多温馨而热烈的光。

月战熙看了一下自家师傅,今天不知何时又被挂在腰间的那只酒壶芦,他不由得侧头向陆长空,低声地问道:“长空,我们待会儿,要不要替大师兄他挡些酒啊?”

本来,月战熙的声音不是很高的,特别是在热闹的屋子中,那样的音量应该就只有说话的对象陆长空能听闻。

只是,那时云岳仙人不经意地回头,却看见,这两位徒儿交头接耳的样子。因而,云岳仙人不由自主的往那两位得意徒儿处扯了一下耳朵。

故而,月战熙对陆长空询问的那句话语,便让他们的师傅听了个全。

“哈,哈,两位徒儿,你们想替你们大师兄挡酒啊。那正好,先陪为师喝两杯。”云岳仙人边抬杯,边开怀地笑说着。

恰在那时,宫越同何管家一道,踏进这个屋子。

宫越接着自己那位笑得兴悦的师傅的话语,看向那两位神色染着些许无奈的笑意的如玉公子,含笑地道:“谢谢两位师弟,今晚师傅他们那些热情的酒,就劳你两多喝了。”

接着,宫越便边端起府人送上来的那杯酒,边不曾停顿便继续带笑地道:“谢谢诸位来参加我同阿寂的婚宴。”

“诸位,请……”宫越把自己手中的那杯纯香的染满喜庆的酒,对屋里的一众人举了一下杯,他便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
闻言,屋里方才还对“挡酒”一词略带纠结的那些年轻公子,他们不由的从席桌上起身,同举杯喜悦地齐声道:“祝贺燕越王同燕越王妃,眷属喜成。愿二位,同心永结……”

听闻这两句祝愿的话语将要结束,宫越是准备再回谢一句的。只是,他浅扬起的嘴角还没来得及张开,就猝不及防地听闻了一句:“早日诞下咱们的小小王子……”

“哈,哈,小虎,你这话……老道喜欢,待会儿咱两多对喝几杯。”云岳仙人开怀不已地把话接了上去。

不过,巡视队友何虎的话语响起的时候,宫越那张惑人的脸容,其上的笑意顿滞了好几瞬。同宫越一样表情的除了何虎之外,还有屋里一众年轻的公子。

而后,石安循着那道话语,往自己身旁这位友人兼同伴侧头看去。他边看,边暗道:“期待小小王子诞生的,不是年长一两辈的特权吗?怎么,阿虎他用得如此顺当啊?”

关于“小小王子”的话题,它是在一番热论以及酒杯的好一轮相碰之后,才稍稍停歇的。

这会儿,宫越含笑地看着自己那两位师弟,他们喜悦地接饮着众人的一次次祝贺的举杯,如宫越进门时候听闻的那样,替自己挡酒。

而举杯得特别欢的,是那位之前传闻嗜酒成痴的云岳仙人。不过,他举杯的主要对象,是清俊脸容浅浅泛着红影子的月战熙。

宫越从那些兴悦地举杯笑谈、笑饮着的亲朋好友身上收回视线的时候,他自然地抬起一只酒壶。然后,他边替其中一个杯子续酒,边含笑地道:“父王,谢谢您同母妃。”

而后,等宫越把酒壶放回案桌并端起自己的那杯酒后,他对那位笑意满扬着的俊朗男子,继续道:“儿子敬父王同母妃。”

其实,这一屋子,此刻是看不见里亲王妃玉晴的身影的,它有的只是年龄不一的男子。不过,宫越习惯,在这些正式的对自己父王或母妃道谢的时候,那些谢意的对象必定带上另一位。如同,他们两是不能分割的整体一样。

“嗯,为父替你母妃,一道接过阿越的敬酒。”宫周浅扬着嘴角,在把眸光投往端起来着的那杯酒,他笑意满满地接话回说。

这边,屋子里的宴席在喜悦地进行着。那边,寂雪融在宫越出了屋门后,她在距离床榻不远的那处圆桌,抬杯喝水的时候,却看见,那扇被红绸薄纱遮着的、从屋顶直落到地面上的落地屏风,有带着红丝带的画卷轴垂下。

故而,寂雪融便好奇地把那些红绸薄纱拂开,她想看看那位在今天成为自己夫君的宫兄,藏了什么等待自己发现的惊喜。

只见,薄纱被拂开的时候,一幅身穿红色喜服,眼眸含笑的人儿便出现了。画上的人儿,是寂雪融无疑。

只是,让寂雪融震惊的却是,画中那位人儿,她的衣着装扮,正是寂雪融今天这副新娘子的的装扮。

而且,寂雪融知道,连那副含笑的表情,都是那位宫兄他来寂府迎亲,走进自己屋子的时候,她自己所带上的。

于是,寂雪融凝眸带笑地往自己那幅,宫越为她所作的画儿看了大半刻。连画卷上的提字“宫越赠妻寂家雪融”,寂雪融都细细地看了很久。

而后,她便转身进了同这屋子相连的,那处同样带着喜庆的灯火通明的书房。

那时,寂雪融在书房里看见,一幅同她方才在寝屋看见的样式一样的空白画卷时,她不由的含笑轻声出口道:“宫兄,你是早就料着,我会看见你替我画的那幅画,并会起意,替你也回画一幅。”

“故而,宫兄你才会在书房里,准备了这样一幅空白的画卷。”寂雪融边把画卷往案桌上铺开,边继续轻不可闻地说道着。

烛灯下,身穿红色喜服的寂雪融,她从容自若地挥笔画着。只片刻,宫越的轮廓、他的形象便跃然纸上。

画卷中那人儿的衣裳,寂雪融也用了宫越他今天所穿的那身喜服。至于,笔下人儿的表情,寂雪融就没有用宫越在寂府推门走进来的那副柔情之意满溢的表情,而是略略地偏往寻日里,宫越那些染着柔情却不会太外溢的表情。

若是,此刻有谁,有幸看见,这位替自己夫君作画的人儿,她落笔的速度以及那道一气呵成的态势,他们便能从中大略知晓,寂家雪融,她早就把宫越她的夫君的神情动作了熟于心。

其实,在冥川的时候,寂雪融已经把曾经答应要为宫越作画的约定落地了的。只是,那副画,其上的人儿,他是身穿一袭浅蓝色的衣裳,而且他的表情,寂雪融那时也只是,用了宫越在众人面前时所特有的寻常的浅带笑的表情。

等寂雪融把画卷画好,而且笔料都干了之后,她便把它挂回了寝屋,同宫越所画的那幅并肩着。

而后,她便往洗漱间去洗漱了。

只见,红烛的烛光下,新画就的那幅画,其上的“寂家雪融赠夫宫越”的这几个字,同宫越所书就的“宫越赠妻寂家雪融”相互辉映着。

等寂雪融洗漱过,身穿一袭火红的睡袍出来的时候,她却意外地看见,宫越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,他正笑意满溢地抬眸往在屏风处并排着的那两幅画儿看去着。

“阿寂,你把为夫画得真好。”听闻寂雪融从洗漱间出来的脚步声时,宫越便含笑地转身,向自己的妻子走了过去。在他把寂雪融的手儿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,他便喜悦不已地出声着。

“宫兄把我的也画得很好呐。”寂雪融含笑地回应道。她不曾停顿便又继续道:“宫兄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小片刻前。”宫越浅含笑地接话。

听闻后,寂雪融还没有来得及轻点了一下头,表示知晓的时候,宫越便又道:“阿寂,久等了。我……先去洗漱。”

闻着宫越身上那身好闻的淡青竹的气息,被醉人的酒香遮盖了一大层。因而,寂雪融不疑惑有它地点头,应答道:“嗯,宫兄先去吧。”

只是,等宫越往寂雪融唇角轻触了一下,而后他才笑意不止地抬步往洗漱间去的时候,寂雪融才沐浴过,本沾染了两分红晕的好看的脸儿,不由的立马爬满了浓得化不开的醉人之晕。

夜色浅浓,月初特有的小半弯月亮,它发出的那些柔柔的浅白的光混融着点点星光,一道投往着大地,特别是这片蔓延着喜气的唤“奉京城”的地方。

“爷爷,父亲,母亲。我回来了。”今夜,不知在里亲王府的宴席上,让自家师傅同一众友人邀喝了多少酒的月战熙,他如常地往待客厅去,并对屋里的人含笑地见礼道着。

听闻自己孙儿那把染了两分醉意的嗓音,在屋外响起的时候,月弘的脑海中不由的闪起,寂府中,孙儿同顾家轻辞并肩的亲密模样。

因而,他边目迎着踏步进屋里的俊挺人儿,边在自己的心中暗道:“嗯,今天是喜悦的日子。”

“阿熙回来啦。可需喝些解酒汤?”颜花凝看着自己儿子那张清俊的脸,半染着红影子的时候,她浅带笑地出声问着。

颜花凝口中的解酒汤,是已经煮就了的。因为她得知,自家父亲同寂家那几位老爷子,把喜酒喝得有些太欢的时候,她便遣了一位府人回去,请膳食房帮忙准备了的。

“谢谢母亲,儿子还不需用呢。”月战熙含笑地回说着,他往自家爷爷那副半带醉的愉悦模样看去了一瞬,便继续道:“请爷爷多用些啦。”

“嗯,爷爷知道了,阿熙也早些回去洗漱吧。”月弘轻点了一下头,带笑地回应道。

听闻,月战熙便往月弘走近了几步,道:“那我先送爷爷您回院子吧。”月战熙进待客厅的时候,他便知晓,待客厅里的几位亲人,他们是正准备往各自的院子回去的。因而,月战熙才会如现在这样,轻扶着从榻炕上站起身的爷爷月弘。

“哈,哈。阿熙不用送我回去了。我呀,同老何一道回去就行。你们三也都早些回去吧。”月弘在月战熙的相扶之下,边往屋外出,边笑道着。

于是,一行几人出了待客厅所在的院子后,便分了三个方向,往各自的院子回。

里亲王府,明越院。

新房中,红烛成双,烛光成对。

“阿寂……”宫越从洗漱间一身干爽地出来的时候,他便往圆桌旁拿着一本书籍安静地阅看着的美人儿走去,他边含笑地出声着。

等宫越看见,那双素白的手儿,其上拿着的是自己也经常阅看的一本古籍的时候,他脸上的笑意不由的更浓了些。

他暗道:“嗯,我同阿寂,我的妻子,我们的兴趣相仿呢。”

“宫兄。”闻言,寂雪融抬头往宫越回看过去,并含笑地接话了一句。

等宫越落座在寂雪融身旁的一张椅子的时候,寂雪融便自然地伸手,准备替自己的夫君倒上一杯茶。

不过,她的动作才浅动半分,宫越便接了过去。他边提起茶壶往寂雪融的杯子续倒上一些,边出声道:“阿寂,我来就好。”而后,他才把自己的那杯也倒了出来。

察觉到宫越那双不见底的清澈的好看的眼眸,扬起许多柔柔的笑意,并染着两分新的别样的神色的时候,寂雪融的眸光不由的闪躲了几瞬。

而后,她找话题般出口,浅笑地问道:“宫兄,你小时候就经常看这本书籍?”

“嗯……”宫越边把那双手儿握在自己的手中,边轻回了一句。

同时,他道:“阿寂……夜深了,我们……安歇?”

闻言,寂雪融的头儿不由自主地低了半分,浅浅地遮住了新盈上眼眸的羞涩。不过,她却不犹豫地轻轻地回了一句:“嗯。”

见状,宫越的嘴角不由的无声地扬起了一弯大大的笑弧。

从圆桌到床榻的距离并不遥远,可这一双身穿火红色衣裳的人儿,他们却走了很久。一如他们从不曾相识的十八年多,趟过时间之河,到相遇,一样久。

也如楚玉两家,他们美好的约亲,走过了八代,到第九代,到今天,才如愿地美成一样久。

不过,关于这一双结成夫妻的人儿,他们曾经相对而来的一路又一路,在今天,在这个喜庆的日子,都变成并肩的完全同行。

如此刻一样,在那一对红烛的模糊见证下,宫越同寂雪融,他们两赴了首场云山之约,共沐了一场云雨。

“阿寂……夫人……”红账内,流泻出宫越那道如寒玉相击般的、满载着柔情同蜜意还有喜悦的声音。

而回应宫越的那道轻轻的声音,却满带着缱绻,“宫兄……夫君……”

“夫人……”宫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

只是,这一次,他除了柔情缱绻地称喊了他的心中人儿一声“夫人”后,余下并没有别的话语紧接而上。

不过,了解宫越的寂雪融,她知晓,自己的夫君,他还有别的话语要说出。因而,寂雪融并没有立马接话。

如寂雪融所料般,片刻后,宫越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。

“阿寂,遇见你之前,我不知情滋味……”话语来到这里,略略地停顿了一瞬,便又被继续:“遇见你之后,你一副医仙公子的形象,让我不经意就起的情丝,纠结了好些天。”

听闻时,被宫越环在怀中的寂雪融,她的嘴角不由的随着这句轻轻地响在她耳边的话语,浅扬了起来。

“直到……替母妃为夫人送披风,遇见夫人你一副女儿家的容颜,我……才松开了拉住那些不由自主就使劲向阿寂你缠绕过去的情丝的动作。”轻柔的满扬兴悦与幸运感的话语,继续在这一红帐内响起。

“那……夫君,我们是不是该谢谢母妃同父王,他们的披风之谋?”闻言,寂雪融浅带笑意地接话道。

寂雪融那道本是清脆悦耳的声音,此刻呢喃般响起来着。

闻言,宫越的眸光不由的一动。他浅含笑地接话道:“嗯,的确该谢父王同母妃他们。”

“夫人觉得,我们该怎么谢他们才好呢?”宫越浅带笑地轻问着。

宫越这道带笑的声音才落下,一时不知如何对那双父王同母妃表谢意的寂雪融,她不由的浅含笑地接话道:“夫君呢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若是,寂雪融此刻抬眸往宫越看去,她就能看见,那双今夜都不停歇愉悦的眸子,它们正闪出一道更明亮的光。

“父王说,他们想要孙儿……阿寂……我们继续?”宫越把那道愉悦的话语轻轻地呢喃在寂雪融的耳边。

“宫兄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寂雪融那道缱绻着的声音不由的又染了几分羞涩。

而回应寂雪融的便是宫越那道笑意满溢的独特的嗓音,“嗯,阿寂,为夫在呐,在阿寂你的身边……”

这边,燃亮着的一对红烛继续为那一双新人,见证他们的眷属之融。

而皇宫那边,宫桓同乔宿举,燕图同齐泽的这两位国主,他们一行人,这时候才愉悦地从御政殿旁边的书房出来,往各自的寝殿回。

刚刚,在这处书房里,这位两位国主同谋着燕图与齐泽共发展、同繁荣的伟愿。从相别着的那两行人,他们愉悦的表情、从容的脚步,大略可以窥知,由燕图同齐泽两国组成的这片古云大陆,它将会迈向更和乐的盛世。

月府中,从自家大师兄那喜宴上回来,本只浅染两分醉意的月战熙,他洗漱过后,醉意却更甚了几分。于是,他便带着浓浓的醉意安歇于自己的床榻上。

只是,不知为何,浅白的月色下,那位本在床榻上安睡着的月战熙,他会一袭睡袍外加半件外袍地出现在顾轻辞的屋门前。

“阿轻……”

已睡意朦胧的顾轻辞,她听见,月家战熙那道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的时候,她点亮了屋内的一盏烛灯,而后,她便去开了门。

只是,门才被打开的时候,顾轻辞还没来得及诊看一番,这位深夜出现在这里的月兄,他到底是染醉成什么样子,她便被一双修长的手,环抱在那个染着酒香的清新气息的怀中。

被这个动作震惊了一番的顾轻辞,她才回神,却又让月战熙出口的话语惊得继续失神了。“阿轻,我想成亲……同阿轻你。”

“月……月兄,你醉了,先……”好不容颜,顾轻辞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她边说边伸手轻拉着月战熙环在她身上的一只手。

虽然,月战熙松开了环着顾轻辞的其中一只手,可他却顺势把那只拉在他手上的手儿,握在了手心中。

只闻,月战熙继续道:“阿轻,我好高兴,在阿轻来奉京城游历的时候,就第一时间结识了阿轻你。”

“我也很高兴,从奉京城往肃河的时候,同阿轻同路了一路……”

话语不曾停顿,便又继续响起,“我更高兴,在边疆的切磋场上,知晓阿轻你的女儿家之身。”

这会儿,月战熙略用力地环了一下怀中的人儿,小犹豫地继续道:“只是……我应该再早些发现,阿轻那个让我起情丝的女儿家之身的……”

月战熙对顾轻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是在自己的心中暗道:“幸亏,不晚……阿轻的情之心还在,不曾被别的公子抢先捧住。”

“月兄,我也很高兴,认识你。”听闻月战熙的话语一句句地在耳边响起,顾轻辞那颗不知何时起就对此公子相牵的心,这会儿平静而喜悦地跳动着。

“那……阿轻,同我成亲,可好?我想……往后日日同阿轻相伴在一起。”月战熙把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儿,拉上了自己的胸前,让其感受自己的心跳动作。

等顾轻辞抬头往月战熙那张清俊的染着两分红影子的脸看去,看见那双清澈的满带期待神色的好看眼眸,她小犹豫了一下,“要不要在这时张口应允?”

见状,月战熙又浅含笑地继续问道:“嗯?阿轻,可好?”

“好,月兄。”带着羞涩的声音,低低地响起。可,其应允的坚定力度却不失半分。

宫越同寂雪融那一双眷属才喜成,这一双相拥着的人儿也在继步。

踏着和平的稳健的发展的步子,随时间一路往前的古云大陆,它将见证燕图同齐泽两国和平的盛世,见证一双双玉成的眷侣,见证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一位位和乐的同上进的人儿,以及他们一张张染着盛世之乐的笑脸。

(全文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