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薇是知道的,以前夏文轩就是个副主任,平时来找他送礼托关系的人都不少。

而江迟跟夏文轩,更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听说江州市内好几家大医院,都想把江迟挖过去。

张院对他更是宝贝得不行!

也就是苏晚这个蠢货,才会去质疑江迟……

……

顾湘跟着江迟从包厢出来,还在走廊上,张院跟了出来,“江迟。”

江迟停下脚步,张院说:“那个女人说话是有点过分,你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江迟一脸的淡定,“我没往心里去。”

当医生的,遇见各种奇葩的病人家属,也不是没有。

这点心理素质他还是有的。

他才犯不着跟蠢货一般见识。

张院道:“那就好,你先回去,我晚上再找你聊。”

江迟道:“你还是重新给他安排个人来做这个手术吧。”

张院看着他,道:“又说气话了不是!今天是我不好,下次不让你出来一起吃饭了!杨老那边也是没办法的。他家里人这个样子,那我们也不能跟他家里人赌气,是吧?杨老现在虽然老了,但他是为社会做出贡献的老英雄。我现在最放心的就是你!”

江迟听完张院的话,眼眸暗了暗。

事实上当医生的,有时候不管病人家属怎么奇葩,可,病人在你面前的时候,该治你还得治的。

张院做完江迟的工作,看向顾湘,道:“顾湘,你帮忙哄哄他。”

顾湘:“……”

很快,张院就回去了包厢,留下顾湘和江迟两个人。

顾湘看着江迟,发现他很安静,没说话,眸色深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她都跟着他出来了,也顾不上白薇了,对着他道:“走吧。”

“去哪?”江迟看了一眼这个女人!

想起刚刚,自己不叫她,她都没打算出来!

无情无义的女人!

根本没把他当一家人。

顾湘道:“不是被苏晚气得吃不下吗?不找个地方继续吃饭?”

主要是顾湘,也被苏晚恶心得没吃好。

江迟说:“那可是你同学。你们不是一起的吗?”

“……”顾湘听到他说这话,就有点不乐意了,“她是我同学怎么了?你还是我老公呢!”

她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,说得很是骄傲。

江迟看着她,本来心里正不爽着,听到她这么说,都快被她逗笑了。

顾湘把手机拿出来,道:“我给白薇发个消息,然后找个地方吃饭。”

一边看手机,一边往电梯走去。

进了电梯,消息也发给白薇了,顾湘从电梯的镜面里看了一眼江迟,道:“苏晚就那样,她就是看我不顺眼,所以故意针对你。对不起啊!等会儿吃饭我请客。你想吃什么?”

因为觉得有点抱歉,所以顾湘对江迟的态度还挺好的。

江迟道:“你跟她关系不好吗?”

“你哪里看得出来我跟她关系好的样子。”顾湘说:“我今天去参加朋友的满月酒,她一见面就跟我炫耀她结婚了,还问我结婚没有!我说我结了,她还不信,非说得我好像嫁不出去似的。”